白城有白树

翻以前上学时的笔记本,发现自己潦草写在草稿角落的一些字:

“我希望这些话是从一张疲惫的嘴里说出来的。这张嘴流淌过异国的语言,触碰过陌生人鲜活的躯体,呼吸过极赤的凌冽滚烫,唱过异乡的歌谣,尝过孤独的流放和群聚的喜忧
然后才能说:生活就是养一群孩子,种一棵树。”

share picture

母上刚打电话来说……家里电脑硬盘崩了
【以头抢地

里头的几千张存图和收藏的电影电视剧啊——
还有混圈三四年积攒下来的各种精神食粮
……
都没啦Q

倒是提醒自己了……备份到底有多重要(哭)